业务邮箱
AxAF6VYB@sina.com

央行又宣布降准 这次有三大不同

发布时间:2020-04-30 04:40:32

  ​解局 | 央行又降准了!这次有三大不同

  中国央行又宣布降准了,距离上一次只有72天!

  央行决定,3月16日起,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对达到考核标准的银行定向降准0.5至1个百分点。在此之外,对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支持发放普惠金融领域贷款。以上定向降准共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人民币。

  这次有什么不同?

  这是央行年内第二次宣布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今年以来,仅两次降准央行已释放了1.35万亿元长期资金。

  这次降准有三大不同。

  第一,此次降准为定向降准,而1月1日宣布的今年第一次降准为全面降准。

  全面降准力度更大,“普降甘露”,各家银行都能受惠。定向降准,则更具针对性,能确保资金指向、确保受益者为“需要受益的”。

  央行明确,这次降准针对的是“达到普惠金融定向降准考核标准的银行”。

  普惠金融领域贷款包括农户生产经营贷款、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消费贷款、助学贷款、创业担保贷款、个体工商户经营性贷款、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单户授信小于1000万元的小型企业贷款、单户授信小于1000万元的微型企业贷款。考核对象包括大型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较大的农商行和外资银行。

  中国央行自2018年起建立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年度考核制度。近期,央行刚刚完成了2019年度考核。一些达标银行由原来没有准备金率优惠变为得到0.5个百分点准备金率优惠,另一些银行由原来得到0.5个百分点优惠变为得到1.5个百分点优惠。总的看,对这些达标银行定向降准了0.5至1个百分点。

  第二,这次降准有“额外奖励”。

  此次降准释放的5500亿元长期资金中,有1500亿元是对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的“奖励”——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

  为什么要设置这个“额外奖励”?

  其实原因很清晰:去年中国央行已经对符合条件的农商行和城商行实施过定向降准。而相对于规模较小的农商行和城商行,股份制商业银行的作用更大,他们所代表的中型银行,是中国银行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只有让股份制商业银行也充分享受降准的“福利”,才能起到更大的正向激励作用, 支持股份制银行发放普惠金融领域贷款。

  央行此次对得到0.5个百分点准备金率优惠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同时要求将降准资金用于发放普惠金融领域贷款,并且贷款利率明显下降,这可以确实加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等普惠金融领域的信贷支持力度。

  第三,这次降准兼顾“主动推动和事后激励”。

  也就是说,此次降准的效力,会更为持久。

  对已经达到普惠金融定向降准考核标准的银行,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除了能有效增加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稳定资金来源,每年还可直接降低相关银行付息成本约85亿元。

  降准:大力度支持实体经济

  此次降准已有信号,算在“意料之中”。

  2月27日,央行副行长刘国强表示,将“择机实施2019年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动态考核释放长期流动性”,符合条件的商业银行有望在近期享受到定向降准的优惠。

  3月1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在强调稳外贸和复工复产的同时,再次提到:“抓紧出台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措施,并额外加大对股份制银行的降准力度,促进商业银行加大对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贷款支持,帮助复工复产,推动降低融资成本。”

  降准目的非常明确。

  一是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今年以来,两次降准释放的1.35万亿元长期资金,监管层对资金的使用都有非常明确的指向:支持实体经济,支持中小微企业,支持个体工商户,支持农户生产经营。

  2019 年以来,中国人民银行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普惠小微贷款的投放,效果明显。2019 年普惠小微贷款新增 2.1 万亿元,是上年增量的 1.7 倍,年末余额增速为23.1%,比上年末提高 7.9 个百分点。

  当前,中国央行各项政策都致力于进一步发挥银行服务实体经济的作用,畅通经济金融良性循环。普惠金融的对象,很大一部分是量大面广的小微企业,他们是经济发展和容纳就业的生力军,有助于稳增长、稳就业。进一步加大对实体经济尤其是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用小成本办大事,把更多金融资源转向实体经济、小微企业。中长期看,激发小微企业等微观主体的活力有助于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无论对实体经济还是对银行都是有利的,最终将有助于银行利润长期可持续增长。

  二是降低社会融资实际成本。

  此次降准,每年还可直接降低相关银行付息成本约85亿元,通过银行传导有利于促进降低小微、民营企业贷款实际利率,直接支持实体经济。

  2019年,中国央行三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为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提供 2.7 万亿元长期资金。同时,多举措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截至2019年末,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小幅下降,贷款加权平均利率明显下行 。2019年LPR 改革后贷款利率下降明显,当年12 月新发放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 5.12%,较 LPR 改革前的 7 月下降 0.2 个百分点,为 2017 年第二季度以来最低点,

  银行让利实体经济:才刚刚起步

  央行发布的2019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指出:“银行要发挥利润较多的优势,适当降低对短期利润增长的过高要求,向实体经济让利”。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银行让利实体经济才刚刚起步。他指出,银行业目前较高的盈利水平和拨备水平使其有能力在一定程度上让利于实体经济。虽然2019年银行年报还未发布,但以2018年数据看,2018年末中国47家上市银行实现净利润合计1.63万亿元,约占同期全部上市公司利润总额的44.05%,市值却只占17.05%。

  在盈利大幅增长的同时,银行业计提了高额贷款拨备。2019年末银行业整体拨备覆盖率为186.08%,高出银保监会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120%-150%的上线36个百分点,约合8707.6亿元。可见,银行业不仅盈利水平高而且拨备也十分充足,不良率又处在合理水平且较稳定。因此银行业在疫情冲击下向实体经济让利不仅应该,而且也是可以承受的。

  连平认为,现阶段,结构性调低存款准备金率,是降低融资成本较为有效的方法。既可以增加银行可用资金,增强信贷能力;又有助于银行稳定息差,降低信贷定价;尤其是有助于针对性地改善中小银行的状况,对银行业和实体经济来说是都有好处。

  疫情逐渐缓和:货币政策将更加有效

  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首席研究员明明认为,疫情逐渐缓和后,像降准这样的货币政策将更加有效。

  国内疫情控制情况不断向好,政策的主攻方向开始发生变化。战疫时期以财政政策为主,因为在大规模停工停产的情况下,偏总量的货币宽松效果不佳且容易产生流动性陷阱,偏结构的财政政策能够精准地应对短期内更加突出的局部冲击(疫情和对不同行业的结构性冲击)。但随着国内大面积复工复产和海外疫情的扩散,局部矛盾缓和后,经济的主要矛盾也将转向总量,体现为总需求的不足,这时货币政策将更加有效。

  下一步怎么走?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下阶段,降准降息仍有空间,货币政策的重点是在保持流动性充裕合理的同时,进一步加大对制造业、新基建、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等领域的支持力度,并切实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明明认为,国内金融数据面临压力,国外市场大幅波动,全球市场的脆弱性在疫情和原油黑天鹅的冲击下逐渐显现,全球经济都将经历考验。国外央行频频释放宽松信号,国内货币政策也有望跟上步伐。

  作者:魏晞

【编辑:黄钰涵】


百度搜索